钉子户的胜利

去向故事结尾

[獒龙]生命(下)

十三——十五



尾声

 

后来发生的事情有点不着调,但其实从一开始谱子就没画好。张继科离家十多年,到底还是回去了,他走之前,马龙买了很大的一个袋子,帮他理衣服,张继科说,“我就回去过个年,你搞得好像要把我扫地出门……” 

张继科嘴里虽然这么说,但心里比几年前有底多了。马龙这人别扭成麻花,硬掰没用,不如顺着他,收到最后也就是俩人齐力塞麻袋。 

走的那天早晨,他俩坐楼下摊口吃小笼包,豆浆机打出一层泡沫,芹菜猪肉配永和豆浆,张继科的最爱。吃了半截,张继科也不怕噎着,突然开口问马龙“你跟我走吗?”幸亏问完就跟个放了一个屁一样没了下句。他们俩接着面对面喝豆浆,头顶上晴空万里。

 

最后的情节是张继科一个人扛着箱子坐在候车室门口抽烟,没让马龙来送是对的,要真哭出来就丢人了。他还惦记着早晨放过的那个屁,马龙这人他其实摸不准,以前他觉得摸了这么多年,九筒都能摸成白板儿,怎么就不准马龙到底脑子里到底有几条沟,现在他觉得这辈子他都没戏了。 

他惆怅地想着,然后看见马龙穿着红蓝条外套,像一头外八的小犀牛一样从远处冲了过来。“艹张继科你还我钥匙!”他气呼呼地说,鼻子上还顶着汗珠。张继科傻了几秒钟,连忙说“哦哦哦哦哦……”然后开始翻箱子,从羽绒服到内裤都翻了一个遍之后,张继科说,“你确定是我拿走了吗?”马龙肯定地点点头。于是张继科从内裤又翻回羽绒服,不仅马龙那串钥匙找不到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丢哪去了。他们俩大眼瞪小眼,不知道怎么办。 

检票的声音响彻大厅,张继科手忙脚乱地合上箱子,差一点冲口而出“要不我不走了”,结果马龙揣起兜说:“没事,你走呗。”一瞬间张继科鼻子像被狠敲了一拳。酸水差点顶进脑壳里,他转过头就走,被熙攘的人流推着进到没有马龙的初春的寒意里。

 

最后最后的情节是张继科在车厢里碰见了马龙——他一腔分别的心酸还凝在脑子里——浑浑噩噩差点以为见了鬼。 

“……”张继科痴呆地看着他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 

“我只买到站票,”马龙装模作样地皱着眉,说:“一会儿去餐车看看能不能混个座。” 

马龙的兜鼓着,张继科瞄一眼,就知道他不仅装着样子,还装着钥匙。

但这已经不重要了。

车厢挤成沙丁鱼罐头,鸣笛声响彻天空,张继科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,他想起海边碎沙,想起街边的烤地瓜,火车坐过千万里,最终一趟是回家。 


 

 

The End


评论(100)

热度(15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