钉子户的胜利

去向故事结尾

【獒龙】群祀

 章二   马失前蹄


(前三章是旧文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秦志戬吃过了早饭,下人送上来报纸,他接过来,照例问道:“有新的电报吗?”

看电报是他每天要做的事情,这些年安稳的住在这片林子里,平时就养养花草,喝茶看书,还修了好大一片马场,秦志戬跟别人聊起来,总是说自己已经是个身外之人,但其实他始终没跟首都那边断了联系。

张继科是秦志戬从边境救回来的,那时候他瘦的像杆子一样。倒在尘土里。秦志戬找了袁医生过来看,袁医生说这孩子大概是活不了了。但是张继科命大,烧了三天,硬是醒了过来,问他什么,他只是摇头。袁医生说脑子可能烧坏了,忘了过去的事情。但是张继科又很聪明,沉默肯吃苦,秦志戬就让他跟着肖战看这片马场。

“还没有,先生”下人摇摇头说,“大概是这两天下雨,邮局过来的路不好走,想是晚上就能到。”

“知道了,”秦志戬摊开报纸,“今天天气好,让继科把马都放出来跑跑吧。”

“他今儿一早好像出去了。”

“去哪儿了?”秦志戬皱眉。

“好像是去林子里面了。”

“去林子里了?”秦志戬寻思了一下就明白了,穿过林子就是马龙家的宅子,这是一条近路,秦志戬是知道的,他点了点头,低头看报纸。头版是刚刚召开的军委会议,他扫了一眼,在一排照片里面认出来了张雷。张雷是马龙的父亲,空军131师的军总长,这个官职不算小,但到底也不过就是半支军队的权利,可别人说起来都眼红,像是牛腿上最好的一块腱子肉,千万双眼睛盯着。原因也简单,131是七军团的,军委嫡系的部队,张雷又是老头子的女婿,一层一层往上升是早晚的事情,这个道理谁都明白。

秦志戬心里咯噔了一下,这个时候开大会,就是要做一个决定。战争的征兆是埋在地里的虫子,他前些日子心里还想着,总不能走到这一步吧,结果怕什么来什么。

秦志戬有个儿子,不在自己身边,在昆远读音乐学校。许昕天生手指很长,第一次摸琴弓就能成调子,好像血脉里天生开了窍门。秦志戬一开始请了先生来家里教儿子,七八岁的时候还能在家里坐住,再长几年,心越来越野,根本留不住,只好放他出门闯荡。

昆远在细津境内,许昕说要去读书的时候秦志戬就很不愿意,他说:“音乐学校有的是,我还可以请老师来家里,跟以前一样.....”

但是十岁出头的许昕自己是很有主意的,他打断秦志戬的话说:“昆远的音乐学校最好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昆远在什么地方?”

“知道啊,又不是阎罗地狱,而且现在不是没打仗吗,既然那边有最好的老师,我就总要出去,你挡也挡不住,细津人和我们也没什么区别啊,你看张继科,不一样有鼻子有眼儿两条腿一张嘴,还能吃人不成,张继科连肉都不爱吃!”

秦志戬听完,气的都笑了,张继科是细津边界偷偷溜过来的孩子,这件事情秦志戬没跟许昕说过,但是男孩子之间本来就没有秘密,张继科又很坦荡,许昕自然是知道的。

“他都跟你讲了?”秦志戬问许昕。

“讲了啊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到底让不让我去?”许昕仰着头问。

“他还跟你讲什么了?”

“多的去了,他说他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,还说你是个好人。你到底让不让我去啊?”许昕转着眼珠,揣摩着秦志戬的意思。

张继科长得高,话不多又会骑马,很有点男人的意思,许昕一直很看的起他。而且许昕平时练琴,站在二楼窗口,总能看见张继科在马场尽头的木栏子里给马刷毛,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立在阳光里,一上午或者一下午做着同一件事。许昕有时候会被这种漫长和静默打动,觉得张继科像一个经历过很多事情的大人,所以叫他老张,张继科也应着。

秦志戬笑了笑:“他真这么说我?”

“真的啊,我跟你说,老张人挺实在的,他说你好,就是觉得你好。所以我就想不明白他干嘛跟马龙天天黏糊在一起,马龙多虚啊。我还问他将来想做什么,他也不说,男人怎么能没有人生目标,怪没出息的。”许昕把“跟马龙黏糊在一起”说的很重,他一直瞧不太上这个比自己大几个月的表哥,又伶俐又乖仔,看上去心眼很多,偏大人都喜欢他,事事顺着他的意思,许昕就不大痛快,而且男孩子怎么能长这么白?

秦志戬说:“你要是有马龙一半省心,我倒愿意你没出息一点。”

听到父亲这么说,许昕知道是不让自己去的意思。他心口的温热火苗好似被泼了一盆凉水,非常不高兴,“啪”的一声摔了门跑出去,夜里才回来,之后好几天不跟秦志戬说话。秦志戬实在拿他没有办法,而且他自己也觉得几年之内局势稳定,应该不会出事。最后还是帮许昕收拾了行李,给王励勤写了一封信,让他在昆远托人办好了入学手续。

许昕走的时候还冷着脸,秦志戬亲自开车去送他,分开的时候许昕说:“我还没有原谅你。”然后拥抱了一下父亲——小孩子都是别扭的,不愿意表达爱和不舍,好像说出来就输了一样。

报纸看完了,秦志戬抱着杯子发呆。他在心里盘算着,如果真的打起仗来,该怎么办?这个地方肯定是呆不下去,但是真要回去,就是又跳进煮锅里。但或许并不会真的打起来?细津那边住着很多自己人,枪炮又不长眼,政府里反对的声音不会小。

无论如何都要先把许昕接回来。

秦志戬突然想起陈玘来。两天前陈玘从城里开车过来,跟秦志戬吃了一顿晚饭。陈玘是马龙外公学生的学生,在情报处做事,以前跟秦志戬有一点交情,辈分上论起来,还应该叫秦志戬一声叔叔。

“每周都要跑来一趟,你也不嫌烦。”秦志戬对陈玘说。

“现在风口不好,我们处的人猴子一样溜精,说一句话都要盘算三句的意思,我懒得管事的你也知道,”陈玘笑嘻嘻的,“这不是跟您一样,来乡下躲个清闲。”

“你是来看马龙的吧。”秦志戬看的很清楚,也没什么不敢说的,“倒是难为你跟个小孩子这么合的来。”

“什么合得来合不来的,你也知道我有这么一层关系在,他妈妈说他身体不好,要我多照看着,我能怎么照顾他,只能送点小玩意儿,有空拉去吃个饭看个电影,就哄着小孩子玩罢了。”陈玘依旧笑着。

“马龙今年多大了?十五岁?”秦志戬突然问了句岔题的话。

“十四,差几个月吧,不过虚着算说十五也行。”

“过了十五年了啊,日子真快.......”秦志戬若有所思。

按照惯例,马龙满十六岁就必须回首都了。他是军人世家,父亲张雷官职不低,本应该从小跟所有的世家子弟一样读军校,来这边跟母亲一起生活已经是很大特例,幸好马龙的身体不好,这给了张雷充足的借口。秦志戬和张雷是拜把的兄弟,虽然他们因为经历了太多是非曲折,最终分道扬镳,但在马龙这件事上秦志戬觉得张雷做的很对——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还没彻底的不可救药。

马龙的身世倒也不是很大的秘密,秦志戬是当事人之一,陈玘因为老头子的原因,也知道个大概。秦志戬这个人脾气跟暴雷一样大,只是这些年越发藏的深,外人都觉得他像一杯温牛奶一颗水煮蛋。他什么都看的很明白,包括陈玘那点小心思,但是他没说破。

“再过一个月有个开放贸易日,到时候进出境容易一点,让许昕赶紧回来吧,他肯定听你的话,”陈玘走的时候对秦志戬说,“因为以后就不好说了,我说的意思你明白。”

秦志戬点点头,心想许昕要是肯乖乖听他的话回家,七月都能下大雪。只能骗他一骗,或者干脆自己去一趟,把他绑回来。

秦志戬本来很烦躁,但一件一件想清楚这些事情,就好像捋顺了绳子上的结,“心乱事起心静事平”,秦志戬还记得那个人的话,这些年他练的就是平心静气。吃完饭,他揣着收音机,照例下楼去弄他的花花草草。

中午肖战从城里回来,来跟秦志戬交代了买新马崽儿事情,肖战是秦志戬的管家,说是管家也不妥切,有时候他们更像兄弟。肖战说张继科又领着马大少爷来耍,把那些很野的马放了出来,厩棚的屋顶都要掀了。秦志戬对他俩的事已经见惯不怪,压根懒得去管,只顾着剪自己的花枝。下午三点多,果然门口有人送来了电报。那时候上午的好太阳隐去了,吹起了阴风,秦志戬正带着胶皮手套把花往棚子里搬,身上全是泥土。他只好把电报纸咬在嘴里,先去水龙头那里洗手。

这时候周雨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——他也是一身泥土,见了秦志戬,大声的说“秦爷!您快去看看!马龙摔了!”





马龙疼的眼前发黑,他死死咬着牙不愿意出声,眼泪却淌了出来。他已经不是很清楚周围的情况,也不知道张继科在哪里,只知道自己的小腿肯定是断了,说不定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,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耻辱又委屈,疼的像钉子往骨头里钻,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疼过。

“别动别动,听话,乖”他听见张继科的声音,带了央求的调子,似乎就在自己的头顶上响,“一动更疼,再忍忍,马上就来人了。”

他睁开眼,看见张继科灰头土脸的趴在身边,嘴唇发抖,非常懊恼的样子。他的脖子被树枝子划伤了,好几个血条。张继科试图用袖子擦马龙的脸,马龙一口咬住他的手腕,张继科就让他咬着。

这件事其实怪不得张继科,如果非要说,应该是马龙咎由自取。

他和张继科周雨三个人在屋里坐了不到半个钟头,马龙明明来的时候是很开心的,这时候却烦躁起来。他想赶周雨走,但是周雨正扯着张继科的袖子说说笑笑,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“你不是带我来看马的吗?”马龙大声的对张继科说。

“再等一下吧,肖爸把钥匙拿走了,他一会儿就回来啦。”张继科从周雨的篓子里抓了几个枣,挑了两个最大的递给马龙,可是马龙不接。

“我不想等,现在就要看。”

其实马龙很少这样不讲道理,脾气平时都藏着,偶尔耍将出来也都是对着他妈妈或者张继科,但一般很快就过去了——像一只长了牙齿的小动物,亮一下就收起来,并不咬人——无非是要你更爱他一些。

“很快了,最多半个小时,我让周雨给你讲个笑话.....”

“我一个字都不想听,我现在就要看马。”马龙打断他,一字一句的说。

张继科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明白了马龙在发什么脾气。他试探性的转过去跟周雨闹,拿眼角瞟了一眼马龙——马龙的小脸结了一层霜,还把手里的杯子摔在桌上。

张继科心里其实特别特别的高兴,几乎都要撑破伪装露出来——这是他埋了好久的一颗种子,浇了不知道多少水,终于冒芽了。但是他依旧跟周雨闹着,还故意闹的更厉害了一些。

“我要回去了。”马龙木着脸说,他真的站起来要走。张继科忙拉住他,说“别啊,再等一会儿吧,来都来了。”

马龙甩开他的手说:“以后我都不来了,没意思。”

“你干嘛呀,刚才还好好的。”张继科明知故问。

马龙看了他一眼,他自己也有点困惑这种情绪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是很快他就找到了理由———一定是因为张继科没有兑现“带他来看马”的诺言。

“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。”马龙说。

好在这时候肖战从城里回来了,他们拿到了马厩的钥匙。马龙看上去开心了许多,他没理张继科,自己牵出来一匹棕黄色的骠马——秦志戬收的都是些血统纯正又讲究的马种,有些性子很野,也买回来养着,还试图教给张继科如何驯服它们,但张继科根本就不用教,他血液里就淌着驯马的灵通,大概是细津人的天性。

张继科对马龙说:“你别弄那匹,那匹烈,我给你挑一个性子好的。”

马龙不理会他,硬扯着皮绳向林子里走。

周雨跟在张继科后面——他再蠢也能觉出问题,何况还是个精明的孩子。“要不我就不去了...........”他悄声对张继科说。

张继科牵着一匹青骐,一手搂着周雨的脖子: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逗弄马龙更重要,哪怕这种逗弄很有种不自知的恶劣————他本不应该这么幼稚,可他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快乐。这是少年生命里独有的第一次,是爱意带着痛苦甜蜜和不知所措一起钻出生命的土地,他还无法拿捏分寸。

张继科故意对周雨说:“不用,咱一起着,我教你骑马,你不是一直想学吗。”

马龙的委屈和愤怒在张继科细心的托着周雨的后背,帮他爬上马背的时候达到了巅峰。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明明昨天夜里张继科还冒着大雨送兔子,转天就这样冷落自己,丢下自己在一边,跟一个不知道哪儿跑来的孩子亲亲热热。是因为还在生昨天的气?还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?

马龙扯过自己那匹棕黄色马,他不会骑马,但是心里的骄傲不允许他向张继科求助。他咬咬牙,心里想不就是上马么,照葫芦画瓢就是了。他把缰绳栓在一棵树上,然后像周雨一样踩着镫子,手里揪着马的鬃毛: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,脚还没踩上劲,马突然长嘶一声,他就被掀了下来。

张继科听到了动静——他其实一直在等着马龙的反应,他演这出戏也只是为了让他看——回过头来的时候,只看见马龙躺着地上,抱着头。那匹黄骠被揪疼了,发了性,正在四处乱踩,马龙就在它身下。张继科愣了一秒钟,疯了一样冲过去。

马龙脸色惨白,他摔了一下,本来是没事的,但是他自己没准备,也没人告诉他摔下马之后应该怎么办——张继科只想着怎么让马龙吃味,根本没跟他说清楚到底怎么跟一匹马打交道——马龙躺在地上,没来得及爬起来,就被马蹄狠狠的踩中了小腿胫骨。

张继科扑过去,俯下身护住马龙,那匹黄骠还在发疯,张继科被踢中了后背,他顾不得,死死的抱着马龙,从地上打了两个滚,从马蹄下面滚了出来。周雨已经吓傻了,坐在马背上发颤,因为张继科丢开了缰绳去救马龙,青骐在原地不停的打转,周雨不会下马,害怕自己也被掀下去,他大声喊张继科:“科哥!科哥!快过来,我下不去!”

张继科已经听不见声音,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如果马龙要是被踩了脑袋,他也不想活了。张继科撑起手来,先看马龙的头,马龙闭着眼抽气,极度痛楚的样子,却不出声。张继科发着抖,“马龙,你说句话,求求你说句话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马龙眼泪才流了出来,他说“.........疼,我的腿........”

张继科忙去看他的腿,发现他的左小腿的靴子都被踩坏了。他第一时间觉得庆幸,亏得只是腿,但是随即又开始慌,看这样子肯定是骨头断了,他也不敢搬动马龙的腿,怀里的男孩子哭的满脸都是眼泪,张继科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抱住他的头。

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,扭过头来冲着周雨吼,“你去找秦叔!快去!”

周雨还坐在马背上抖,他说:“.........那你也得先帮我下来啊..........”


评论(172)

热度(10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