钉子户的胜利

去向故事结尾

【獒龙】 群祀

章三  情窦初开

 

 没存货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马龙被注射了一针止痛剂,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他躺在张继科的木板床上,头发脏兮兮,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,眼睛和鼻子都是肿的。

张继科一直趴在床边上,手还没松开。刚才马龙疼得受不了不停哭闹的时候,张继科一直捏着他的手。马龙的手是软的,手指很长,皮肤光滑,虎口没有任何茧子,摸上去就知道是个没做过体力活的孩子。张继科想他本不应该受这样的痛苦,全都是自己的错。

秦志戬在外面跟马龙的母亲说话,女人已经哭过一轮了,她只穿了一件布裙子,没有梳妆打扮,头发随随便便挽了一个髻——这在平日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“小时候受点苦未必是坏事,而且到底是小男孩儿,愈合得快。”秦志戬还在安慰她。

“怕就怕留下后遗症……”女人还在哽咽,“动骨头的伤都是要跟一辈子的,将来风吹雨淋的,疼起来多难捱……”

“不会,你看我,当年子弹打断我两根肋骨,到现在也不疼的。”秦志戬笑着说。

“是我照顾不好他,多灾多病的,小的时候被蛇咬,都亏你在……”

“命都是定了的,好不好都要认,”秦志戬摇摇头笑,“他命大,小时候死不了,现在也没踩坏了脑子,说不定是沾了你的福气呢。” 

 

秦志戬没有详细地跟女人讲下午的情况,就说还好,没受很大的罪。但其实他和肖战赶到现场的时候马龙已经哭得没动静了,张继科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子划开了马龙的牛皮靴,小腿露在外面,血还在淌。他们两个人抱成一团——准确地说应该是张继科抱着马龙的脑袋,伏在他耳边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。

幸亏是他们并没有走特别远,离张继科平时住的地方只有十分钟的路途,肖战拆了一扇门板,把马龙抬过去,袁医生还没赶到。张继科一直不说话,低着头忙活着,不敢闲下来。他关上窗子,给秦志戬端了茶水,又热水浸了毛巾,马龙擦脸和胳膊。马龙疼得有点神志不清,时不时地哭一下,喊着要回家。只要他一出动静,张继科就扑过去看,最后他干脆不走了,趴在床边上,拉着马龙的手。

张继科也很乏了,他到底也只是一个孩子,上一秒还在得意,转眼乐极生悲,中间耗进去的体力和精神,几乎要让他垮掉了。 

 

幸好袁医生来得快,他是个一百七八十斤的胖子,衬衣都被汗浸透了。他搁下箱子,看了一眼马龙的小腿,先叫了一声:“哎呦娘喂,这怎么弄的啊。”

秦志戬急的脑袋都要着火了,他难得爆了粗口,说:“瞎逼问这些狗屁话!你管它是马蹄子踩的还是车轮子压的,就说怎么治吧!”

张继科从床头被挤开了,他只能站在几个大人的后面听着。

“能怎么治,断了接上呗。”袁胖子一边说着,一边不知道怎么弄了一下马龙的腿,马龙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,张继科打了个哆嗦,条件反射一样伸手狠狠地扯了一下袁胖子,吼到“你干嘛!”

张继科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,居然把一个魁梧的成年人都拉出了一个趔趄。“操你个小兔崽子居然动手……”袁胖子吓了一跳,瞪着眼睛看着张继科:“我得给他把骨头接上啊!”

“他疼!”张继科瞪回去。

“操你妈腿断了能不疼吗!”

张继科就没话说了,马龙又开始哭,这次哭得比之前还要狠,张继科眼圈也红了,觉得这哭声跟刀子一样,一刀子一刀子砍掉半个心。

最后还是秦志戬说话:“给他打针麻药吧。”

 

到了晚上秦志戬才想起来兜里的电报,他掏出来看,原来是蔡振华过60岁生日,要他回一趟川原。电报字很少,话说得倒很客气。按他的脾气,说不去就不去了,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,他很怕葫芦里放着毒药。

他又想,这样马龙倒躲掉了一个麻烦事——电报里要他带着女人和马龙一起回去,可谁知道回去还能不能回得来。

马龙的母亲没有走,睡在楼上的客房里。她情绪失控胆战心惊,耗掉了很多精神,早早就躺下了。马龙没有挪地方,还是躺着张继科的床上。袁胖子说几天之内最好不要搬弄他,就躺着,过几天再说。

秦志戬睡不着,走出来溜达,远远看见张继科的屋子还亮着灯。他皱着眉,走过去看,刚到门口,就听见有人在说话。

“……大夫说你不能动……”这是张继科的声音。

“……”马龙说了一句什么,声音比较低,秦志戬听得不太分明。

“过两天就好了,没事的,好了之后跟以前一样。”张继科的嗓子有点哑。

“我妈妈呢?”马龙这次声音比较大,秦志戬听着底气还挺足,应该是止疼的效果还在。

“她睡了,你要找她么?”

“算了,”马龙说,“反正我要变成瘸子了。”

“不会的,”张继科非常确定地说,“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“我才不信你,惯会骗人,你干嘛还在这里呆着?”

这次张继科不说话了,屋子里安安静静的。

过了一会儿,秦志戬突然听见马龙低声笑了出来,他一边笑一边说“……你行啦……我说着玩儿的……”

后来马龙也不笑了,屋子里亮着灯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又过了一会儿,秦志戬听见了一声叹气,夜里的星星一样微弱又清晰,可是声音太低了,他分辨不出来到底是哪个孩子的声音。

 

秦志戬笑了笑,马龙他是了解的,这个孩子惯会作,受点屈就要折腾全世界,但其实比他装模作样出来的样子要硬实得多,几个月大的时候,炮火野地里能咽下米糊,命根跟野草一样顽强,这不过就是个小劫。倒是张继科的反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——他没想到他们两个的感情居然这么深厚。秦志戬没进屋,只是在门外站了一会儿,转身就走了。

第二天清晨,张继科突然跑进来说马龙发烧,袁胖子还没醒,秦志戬自己拎着医药箱子过去马场那边看。马龙疼得满头是汗,却死活不肯再打麻药。

“你能耗得住?”秦志戬有点不忍心。

马龙点点头,他看百科全书上说麻药会对人脑子产生不好的影响,马龙觉得自己都已经是瘸子了,可不能再变成傻子,咬死牙忍忍就过去了。

张继科也不说话,坐在一边看着,只是在马龙要喝水的时候帮他拿杯子——这又超出了秦志戬的意料,他还记得前一天张继科的过激反应,现在他安静得像一方石头。

 

就这样过了几天,一切都稳定下来。秦志戬给女人看了电报,让她回去收拾一下去川原的东西。她坐在马龙的床头给他削苹果。女人的父亲是名震天下的第一将军,她从小十指不沾泥,却愿意为她的宝贝儿子做任何事。

 

她对马龙絮絮叨叨地说话,嘱咐他“不要乱吃东西”“好利索之前不要下床走动”,“晚上睡觉前要喝一杯热牛奶”等等,马龙心不在焉地听着,一边转着脖子打哈欠,一边去扯妈妈削掉的那些苹果皮。

他有点不高兴,他一直很想去川原的,亲眼看看陈玘讲过的那些彻夜灯火通明的阁楼,广场上青铜色的雕塑和好吃的烤肉馅饼,但是他现在只能在床上躺着。

“我给你陈玘哥哥说好了,他过几天就来照顾你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马龙看着他妈妈的脸认真地说,“你别让他来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马龙扯着枕头眨眼睛。

他这几天折腾的,有点瘦了,下巴的线条比之前清晰,女人摸摸他的脸,他老大不乐意地拧着眉头,拖着长调子叫“妈……我不是小孩子啦。”

“长大了就不听话了?”母亲板着脸,随即又笑了,她把苹果切成块,喂到马龙嘴边。马龙觉得自己被妈妈当成了婴儿,咬着牙不肯吃,还探出头四面看,幸亏张继科不在。

 

这几日他和张继科之间有点尴尬。这尴尬生得也奇妙,之前都冒冒失失踏过了界,现在又都不好意思缩回成球。马龙装出心情特别舒适的样子,好像断了的不是自己的腿,他床头放了书本,每天认真地做功课。张继科也冷冷淡淡的,偶尔进来看一眼,大部分时间耗在马厩里刷马,从栏杆一头刷到另一头,尾巴毛都刷掉一把。

秦志戬给肖战留下钥匙,他们坐火车走。第二天肖战和袁大夫去了城里,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马龙照例看书,张继科照例刷马。

 

 

 



评论(170)

热度(1039)